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青春體驗·改革創傷·成長史——論郭海燕小說《異物志》

來源:青年文學雜志    發布時間:2019-05-09    作者:房 偉

  郭海燕的小說平實質樸,卻有著打動人心的巨大能量。她憑借非同尋常的筆力,以中短篇小說的篇幅,描繪出一代青年大學生,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國企改革”的時代狂瀾里的掙扎、創傷與新生。她將個人體驗與時代巨變相融合,有著以個體視野書寫時代變革的巨大野心,是創傷與成長同在的“新改革敘事”,更是從現實筆法出發的中國故事。郭海燕的“國企改革”三部曲正是這類敘事的典型代表,小說《異物志》則是三部曲里的最后一部。

  小說《異物志》承續前兩部對上世紀九十年代國有企業改革大背景的描繪,如果說,《世紀末》和《理想國》把關注的重心,放在對大型國有上市公司——壯志集團——破產之前和破產清算之時,這種“改革進行中”的呈現;小說《異物志》則是關于“改革之后”的故事。《異物志》原是一部記載中國古代奇異物產的典籍,作家化用于此。“異物志”這種關于“奇異之物”的記錄,在小說里有著多層次的意義指涉。一方面,“異物”是指貫穿小說始終,甚至是線索性的珍稀物件——沉香木,這是“異物”的實指層面。另一方面,“異物”又近乎等同于“異類”“另類”。小說《異物志》的主人公蔚小壯和李純,和以往改革敘事里的主人公大不相同,是近乎“異物”的存在,他們既不是喬光樸式的改革英雄,也不是單純以改革受難者面貌出現的悲情人物。他們既是那個時代國企改革的犧牲者,又是憑借新時代機遇成長起來的自立者,是“新改革敘事”下的改革“新人”,這類“新人”形象的出現,是郭海燕獨特的創造。同時,“異物”更是對這個產生眾多“異物”時代的揭示。盡管,小說是以“異物”之名展開全文,但在具體的寫作手法上,還是有著非常堅實的現實書寫的。小說《異物志》開始于老人摔倒“扶不扶”的社會熱點話題,由此引發出一系列的現實敘述:主人公蔚小壯當年輕率結婚,如今苦惱于離婚后的親子關系問題;同時深感女性在當今社會打拼、求職的艱難;目擊者出于善良幫助被撞老人,卻被強留并墊付醫藥費……。這些現實問題的背后,有著一個根源性的動因:那就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國有企業改革,以及引發的一系列的下崗潮。當年主人公蔚小壯因“國企改革”下崗失業,被未婚夫拋棄,負氣之下嫁給苦苦追求自己多年的男人,十年婚姻卻以失敗告終。李純的母親,即那位被撞的受害者,強留善良的目擊者蔚小壯并要她墊付醫藥費,而她之所以會提出如此無理的要求,是因為兒子下崗失業,家里難以負擔這樣一大筆開支。在小說《異物志》里,九十年代的“國企改革”給人們帶來的不僅僅是陣痛,更是難以消弭的永久性創傷,直接改變了蔚小壯、李純們原有的人生軌跡,即使改革過去十多年的時間,改革的“后遺癥”依舊影響著他們今日的生活。

  “改革敘事”已然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的固有傳統。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初,“改革文學”風靡文壇,出現像蔣子龍《喬廠長上任記》、張潔的《沉重的翅膀》、賈平凹《浮躁》這樣的“改革排頭兵”,但它們多是以二元對立的古老模式,來書寫八十年代所特有的“改革神話”。到了九十年代,改革敘述仍舊繼續,但它們中的絕大多數則是以“主流現實主義小說”的面貌出現,去論證新時期、新階段,改革繼續的必要性、合法性。像陸天明的《省委書記》、張平的《抉擇》、柳建偉的《英雄時代》就是如此。盡管這其中展現了改革進程存在的諸多問題與困難,但光明和希望仍是主流,甚至是以此為目標、為理想,去一同“分享艱難”。那么,在這樣深重的改革傳統里,小說《異物志》關于九十年代“國企改革”寫作的意義何在?它的獨特性又在哪里?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表現的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國企改革”的宏大主題,但小說《異物志》卻沒有采用慣常展現社會時代巨變的宏大敘事。相反,是從一個人的經歷和體驗出發,寫出個體、小人物,在急劇變動的時代狂潮里的痛苦、迷茫、掙扎,和重尋新路的堅強與勇敢,是一代青年人所獨有的改革記憶。但更大的意義卻在于“改革之后”的故事,蔚小壯、李純們如何尋找到出路?如何重獲新生?

  因受到“國企改革”的波及,蔚小壯最終下崗失業。在蔚小壯經歷的結婚、生子、離婚,重尋新事業等諸多人生變遷里,曾經的老東家“壯志集團”一直像一個揮之不去的陰影,在她的生活里頻頻浮現。所幸的是,蔚小壯在這其中收獲的不只是創傷和迷茫,更實現了關于自我的成長:從一個冒失、稚嫩的年輕女孩,成長為擁有新事業、有決斷、能夠找尋更廣闊人生天地的時代新女性。從這個角度看,小說《異物志》更是一部女性的成長史。當改革的時代巨變以個體成長史的形式呈現時,個體的酸甜苦辣、喜怒悲歡,為時代增添了一絲人情、人性的溫度,宏闊時代呈現出更加立體、更加鮮活的面貌。同時,時代變遷里又見證著個人的成長,個體與時代相互交融,作為蕓蕓眾生的個體,擁有與時代同在的屬性與價值,這正是小說《異物志》的意義和價值所在。小說《異物志》更是一部以個體經驗書寫“新改革時代”的中國故事!

  (房 偉:蘇州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現代文學館客座研究員)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qqyfdfkx.buzz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青春體驗·改革創傷·成長史——論郭海燕小說《異物志》

2019-05-09 17-39-51

  郭海燕的小說平實質樸,卻有著打動人心的巨大能量。她憑借非同尋常的筆力,以中短篇小說的篇幅,描繪出一代青年大學生,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國企改革”的時代狂瀾里的掙扎、創傷與新生。她將個人體驗與時代巨變相融合,有著以個體視野書寫時代變革的巨大野心,是創傷與成長同在的“新改革敘事”,更是從現實筆法出發的中國故事。郭海燕的“國企改革”三部曲正是這類敘事的典型代表,小說《異物志》則是三部曲里的最后一部。

  小說《異物志》承續前兩部對上世紀九十年代國有企業改革大背景的描繪,如果說,《世紀末》和《理想國》把關注的重心,放在對大型國有上市公司——壯志集團——破產之前和破產清算之時,這種“改革進行中”的呈現;小說《異物志》則是關于“改革之后”的故事。《異物志》原是一部記載中國古代奇異物產的典籍,作家化用于此。“異物志”這種關于“奇異之物”的記錄,在小說里有著多層次的意義指涉。一方面,“異物”是指貫穿小說始終,甚至是線索性的珍稀物件——沉香木,這是“異物”的實指層面。另一方面,“異物”又近乎等同于“異類”“另類”。小說《異物志》的主人公蔚小壯和李純,和以往改革敘事里的主人公大不相同,是近乎“異物”的存在,他們既不是喬光樸式的改革英雄,也不是單純以改革受難者面貌出現的悲情人物。他們既是那個時代國企改革的犧牲者,又是憑借新時代機遇成長起來的自立者,是“新改革敘事”下的改革“新人”,這類“新人”形象的出現,是郭海燕獨特的創造。同時,“異物”更是對這個產生眾多“異物”時代的揭示。盡管,小說是以“異物”之名展開全文,但在具體的寫作手法上,還是有著非常堅實的現實書寫的。小說《異物志》開始于老人摔倒“扶不扶”的社會熱點話題,由此引發出一系列的現實敘述:主人公蔚小壯當年輕率結婚,如今苦惱于離婚后的親子關系問題;同時深感女性在當今社會打拼、求職的艱難;目擊者出于善良幫助被撞老人,卻被強留并墊付醫藥費……。這些現實問題的背后,有著一個根源性的動因:那就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國有企業改革,以及引發的一系列的下崗潮。當年主人公蔚小壯因“國企改革”下崗失業,被未婚夫拋棄,負氣之下嫁給苦苦追求自己多年的男人,十年婚姻卻以失敗告終。李純的母親,即那位被撞的受害者,強留善良的目擊者蔚小壯并要她墊付醫藥費,而她之所以會提出如此無理的要求,是因為兒子下崗失業,家里難以負擔這樣一大筆開支。在小說《異物志》里,九十年代的“國企改革”給人們帶來的不僅僅是陣痛,更是難以消弭的永久性創傷,直接改變了蔚小壯、李純們原有的人生軌跡,即使改革過去十多年的時間,改革的“后遺癥”依舊影響著他們今日的生活。

  “改革敘事”已然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的固有傳統。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初,“改革文學”風靡文壇,出現像蔣子龍《喬廠長上任記》、張潔的《沉重的翅膀》、賈平凹《浮躁》這樣的“改革排頭兵”,但它們多是以二元對立的古老模式,來書寫八十年代所特有的“改革神話”。到了九十年代,改革敘述仍舊繼續,但它們中的絕大多數則是以“主流現實主義小說”的面貌出現,去論證新時期、新階段,改革繼續的必要性、合法性。像陸天明的《省委書記》、張平的《抉擇》、柳建偉的《英雄時代》就是如此。盡管這其中展現了改革進程存在的諸多問題與困難,但光明和希望仍是主流,甚至是以此為目標、為理想,去一同“分享艱難”。那么,在這樣深重的改革傳統里,小說《異物志》關于九十年代“國企改革”寫作的意義何在?它的獨特性又在哪里?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表現的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國企改革”的宏大主題,但小說《異物志》卻沒有采用慣常展現社會時代巨變的宏大敘事。相反,是從一個人的經歷和體驗出發,寫出個體、小人物,在急劇變動的時代狂潮里的痛苦、迷茫、掙扎,和重尋新路的堅強與勇敢,是一代青年人所獨有的改革記憶。但更大的意義卻在于“改革之后”的故事,蔚小壯、李純們如何尋找到出路?如何重獲新生?

  因受到“國企改革”的波及,蔚小壯最終下崗失業。在蔚小壯經歷的結婚、生子、離婚,重尋新事業等諸多人生變遷里,曾經的老東家“壯志集團”一直像一個揮之不去的陰影,在她的生活里頻頻浮現。所幸的是,蔚小壯在這其中收獲的不只是創傷和迷茫,更實現了關于自我的成長:從一個冒失、稚嫩的年輕女孩,成長為擁有新事業、有決斷、能夠找尋更廣闊人生天地的時代新女性。從這個角度看,小說《異物志》更是一部女性的成長史。當改革的時代巨變以個體成長史的形式呈現時,個體的酸甜苦辣、喜怒悲歡,為時代增添了一絲人情、人性的溫度,宏闊時代呈現出更加立體、更加鮮活的面貌。同時,時代變遷里又見證著個人的成長,個體與時代相互交融,作為蕓蕓眾生的個體,擁有與時代同在的屬性與價值,這正是小說《異物志》的意義和價值所在。小說《異物志》更是一部以個體經驗書寫“新改革時代”的中國故事!

  (房 偉:蘇州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現代文學館客座研究員)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北京pk10必赢技巧 股票分析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腾讯分分彩开奖码查询 全天五分彩是骗局吗 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遗漏 下载最新股票行情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十一选五300期 福建快3遗漏号码 吉林快3在线购买 pk10两期在线人工计划 七星彩几个号算中奖 南京配资网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app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