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書評序跋 >

堅硬世相的溫情剝露——彭定旺中短篇小說《虛掩的門》集序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12-20    作者:許連軍

  

 

  堅硬世相的溫情剝露

  ---------彭定旺中短篇小說《虛掩的門》集序

  許連軍(長江大學文學院院長、博導)

  作家彭定旺又要出版新的小說集《虛掩的門》,囑我寫幾句話代序,我懷著敬佩的心情欣然允諾。待到要動筆寫的時候卻有些猶豫,思前想后不知道要寫什么。我與定旺兄在人生的半路上相遇,對他為何要一輩子埋頭發狠寫小說的前因后果不大了解,他已經發表的小說我讀過不少,但對他小說的藝術脈絡還沒有作整體的研究,稀里糊涂就答應替他的新作寫序實在太過輕狂。真個后悔!但我又是不愿食言而肥的。

  我年輕時也曾經有過做作家的沖動,于是就囫圇地讀了古今中外的數量可觀的小說,直到如今還記得一大堆小說家的名號:巴爾扎克、雨果、司湯達、福樓拜、莫泊桑、狄更斯、托爾斯泰、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毛姆……中國古今作家及作品就更不用說了,弄得自己都佩服自己博覽群書了,還常常不無炫耀地跟人大侃什么現實主義、浪漫主義、荒誕派、先鋒文學……還不斷地寫過很多習作,不斷地往雜志社投稿。現在也記不起突然哪一天受了什么樣的刺激就放棄了我偉大的文學夢,一生就只能是一個文學的票友了。但年輕時的沖動還是有些后遺癥,看到朋友中有人成了作家,有人不斷地出新作,總是有些莫名的興奮,于是也就有了摩拳擦掌要替人寫序這一出。

  讀過定旺兄的小說集——《虛掩的門》,有20余篇,很是豐厚,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最為深刻有以下三端。

  一是作家飽含溫情地觀照他筆下的人物,飽含溫情地抒寫他們的故事。作者在編排這個集子的時候沒有設置秩序和類別,比如按照所述的時間背景,或者按照人物形象的身份等給出一個編排方式或是次第,或者是按照小說篇幅長短安排一個先后秩序。所以我一氣讀完這本集子,其中各類人物紛至沓來,各類情節精彩紛呈。但給我的印象是,作家的筆下人物及其生活都是偉大不起來的平凡和瑣屑一類,如《皮子》中的皮子,其言語和生活方式不乏市井的庸俗市儈甚至猥瑣,但又有著令人動容的真實與俠義。《陳抱帖別傳》中的陳抱帖,是一個有才氣的迂訥市民,他的生活有些坎坷亦有些混亂,他的為人有著狡黠精明,也有著些許清高與孤傲。《恐嚇》中兢兢業業的教師易小翊,她是敬業友善謹慎地工作和生活著,本來是可以成為時代楷模,但嘈雜混亂的生活和工作環境幾乎將她淹沒了,她生活得小心翼翼又惴惴不安。《虛掩的門》中的他和她,游走在道德生活的邊緣,煩惱與情感糾纏在一起,放縱在道德之外的同時又為自己劃定了一條紅線。給我的印象是,作家筆下的人物大都生活在平凡瑣碎復雜紛亂的處境中,活得不輕松,但堅韌地想要活得有意義,他們不偉大但也有堅守。

  在對平凡瑣碎的現實生活和平凡的人物觀照中,作家表現了出了很強的超越意識,企圖從平凡甚至平庸的瑣碎生活中超越出來,看到灰暗平凡生活里令人感動的真善美。小說中的人物大多是社會生活底層的平常人,他們的性格中大都有著一些小小的缺陷,他們的生活也不乏雜亂無章、無可奈何的時候,但他們又都努力地在雜亂的生活中尋找清晰的線索,在無可奈何的時候堅持著忍耐著,很認真地生活和工作。《恐嚇》中的易小翊、高尚書,《皮子》中皮子,還有陳抱帖等等。世道承平日久,英雄多半被舒適而瑣碎的生活消磨殆盡,好一派盛世平庸。作家面對的生活沒有傳奇也少有英雄故事,有的只是瑣屑、平凡甚至平庸、墮落。人們不甘心但又無法超拔,于是生活的景象一片沉悶,渾渾噩噩,或者嘈雜混亂。這樣的生活狀態其實很令人厭倦,但作家彭定旺先生以極大的耐心和細膩敏銳的眼光,飽含溫情和善意去觀照這樣平凡的生活,以他不厭其煩的敘事方式把紛繁而嘈雜的生活呈現出來,而且能讓人看到其中的閃光與詩意。正如他在訪談錄中談到的:“現實的存在是兩個極端之間的存在,崇高與卑下,向往與無奈,神圣與世俗,幸福與苦難,等等。從任何一個極端去結構或是解構這個世界,我們都可以找到人生的惆悵與快感,找到生命的光亮與影像,從而為我們了解世界的本質,提供一孔鎖眼。”也如歌手樸樹《平凡之路》中的幾句歌詞:“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我曾經擁有著的一切,轉眼都飄散如煙,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覺得它們正好是我讀過定旺先生的《虛掩的門》之后的感覺。

  說到小說的技巧,我一向是反對在技巧與結構上故弄玄虛的。生活中精彩的人物與故事常常是隨意與偶然的,我們無法安排。即便是十分理性的人們也未必有能力安排好自己的故事情節,既然如此,小說的敘事就不必在技巧上弄巧成拙。因為不當的技巧會適得其反,敗壞讀者的閱讀興致,而高超的技巧則是無形無跡,云淡風輕,水流花開,妙造自然的。彭定旺先生的小說,敘事自然,結構精致。《皮子》《虛掩的門》等篇可以說是典型的現實主義的結構方法;《油菜花黃》《黃昏里的緒紅姐》等篇運用了多頭敘事、雙線結構和意識流等現代主義的文學敘事;《兄弟》《斷耳之謎》等篇則運用了解構主義的表現技巧。在他的小說文本中,我們看不到技巧的痕跡,有的只是一種高妙的融合,一種自然的鋪陳。由此可以看出,彭定旺對小說結構方法和敘事技巧的駕輕就熟。

  彭定旺先生的小說語言是很純熟的,或雅或俗,有密度有力度,好像隨著小說情節的發展而滾動,給人的感覺好似故事情節推動了語言的潮水涌來。有時候給人的感覺又好像是語言的力量裹挾人物在情節里狂奔,人物在故事里被語言追趕。《春天的走廊》《油菜花黃》等一些篇章就有這效果。《陳抱帖》《文友張三》《老鼠藥》的語言又是別樣的風格,古雅從容,是跟著人物的迂訥走的。我的印象,定旺兄的性情是不緊不慢,穩重而從容的,他駕馭語言的力度和速度出乎意料。一個成熟小說家必然會有駕馭語言的高超本領。

  讀《虛掩的門》的時候,我總是想起莫言的小說,用冷峻的語言將他的山東高密鄉混亂嘈雜的生活和故事描寫得令人頭皮發麻,惡心嘔吐,痛苦憤恨,可憐同情……等等,總之是五味雜陳。他的小說藝術給人的震撼是全方位的多種多樣的。莫言說他要在小說中表現出他的悲憫情懷而且是一種大悲憫情懷,對好人壞人都要有悲憫和同情。定旺兄的小說跟莫言有同工異曲之妙,他對人物和生活的情懷有悲憫有欣賞有超越,也是全方位多種多樣的。

  這是我讀過《虛掩的門》之后的印象與感覺,有些唐突,但愿不至于埋汰了小說本身的光芒。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qqyfdfkx.buzz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堅硬世相的溫情剝露——彭定旺中短篇小說《虛掩的門》集序

2019-12-20 10-01-26

  

 

  堅硬世相的溫情剝露

  ---------彭定旺中短篇小說《虛掩的門》集序

  許連軍(長江大學文學院院長、博導)

  作家彭定旺又要出版新的小說集《虛掩的門》,囑我寫幾句話代序,我懷著敬佩的心情欣然允諾。待到要動筆寫的時候卻有些猶豫,思前想后不知道要寫什么。我與定旺兄在人生的半路上相遇,對他為何要一輩子埋頭發狠寫小說的前因后果不大了解,他已經發表的小說我讀過不少,但對他小說的藝術脈絡還沒有作整體的研究,稀里糊涂就答應替他的新作寫序實在太過輕狂。真個后悔!但我又是不愿食言而肥的。

  我年輕時也曾經有過做作家的沖動,于是就囫圇地讀了古今中外的數量可觀的小說,直到如今還記得一大堆小說家的名號:巴爾扎克、雨果、司湯達、福樓拜、莫泊桑、狄更斯、托爾斯泰、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毛姆……中國古今作家及作品就更不用說了,弄得自己都佩服自己博覽群書了,還常常不無炫耀地跟人大侃什么現實主義、浪漫主義、荒誕派、先鋒文學……還不斷地寫過很多習作,不斷地往雜志社投稿。現在也記不起突然哪一天受了什么樣的刺激就放棄了我偉大的文學夢,一生就只能是一個文學的票友了。但年輕時的沖動還是有些后遺癥,看到朋友中有人成了作家,有人不斷地出新作,總是有些莫名的興奮,于是也就有了摩拳擦掌要替人寫序這一出。

  讀過定旺兄的小說集——《虛掩的門》,有20余篇,很是豐厚,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最為深刻有以下三端。

  一是作家飽含溫情地觀照他筆下的人物,飽含溫情地抒寫他們的故事。作者在編排這個集子的時候沒有設置秩序和類別,比如按照所述的時間背景,或者按照人物形象的身份等給出一個編排方式或是次第,或者是按照小說篇幅長短安排一個先后秩序。所以我一氣讀完這本集子,其中各類人物紛至沓來,各類情節精彩紛呈。但給我的印象是,作家的筆下人物及其生活都是偉大不起來的平凡和瑣屑一類,如《皮子》中的皮子,其言語和生活方式不乏市井的庸俗市儈甚至猥瑣,但又有著令人動容的真實與俠義。《陳抱帖別傳》中的陳抱帖,是一個有才氣的迂訥市民,他的生活有些坎坷亦有些混亂,他的為人有著狡黠精明,也有著些許清高與孤傲。《恐嚇》中兢兢業業的教師易小翊,她是敬業友善謹慎地工作和生活著,本來是可以成為時代楷模,但嘈雜混亂的生活和工作環境幾乎將她淹沒了,她生活得小心翼翼又惴惴不安。《虛掩的門》中的他和她,游走在道德生活的邊緣,煩惱與情感糾纏在一起,放縱在道德之外的同時又為自己劃定了一條紅線。給我的印象是,作家筆下的人物大都生活在平凡瑣碎復雜紛亂的處境中,活得不輕松,但堅韌地想要活得有意義,他們不偉大但也有堅守。

  在對平凡瑣碎的現實生活和平凡的人物觀照中,作家表現了出了很強的超越意識,企圖從平凡甚至平庸的瑣碎生活中超越出來,看到灰暗平凡生活里令人感動的真善美。小說中的人物大多是社會生活底層的平常人,他們的性格中大都有著一些小小的缺陷,他們的生活也不乏雜亂無章、無可奈何的時候,但他們又都努力地在雜亂的生活中尋找清晰的線索,在無可奈何的時候堅持著忍耐著,很認真地生活和工作。《恐嚇》中的易小翊、高尚書,《皮子》中皮子,還有陳抱帖等等。世道承平日久,英雄多半被舒適而瑣碎的生活消磨殆盡,好一派盛世平庸。作家面對的生活沒有傳奇也少有英雄故事,有的只是瑣屑、平凡甚至平庸、墮落。人們不甘心但又無法超拔,于是生活的景象一片沉悶,渾渾噩噩,或者嘈雜混亂。這樣的生活狀態其實很令人厭倦,但作家彭定旺先生以極大的耐心和細膩敏銳的眼光,飽含溫情和善意去觀照這樣平凡的生活,以他不厭其煩的敘事方式把紛繁而嘈雜的生活呈現出來,而且能讓人看到其中的閃光與詩意。正如他在訪談錄中談到的:“現實的存在是兩個極端之間的存在,崇高與卑下,向往與無奈,神圣與世俗,幸福與苦難,等等。從任何一個極端去結構或是解構這個世界,我們都可以找到人生的惆悵與快感,找到生命的光亮與影像,從而為我們了解世界的本質,提供一孔鎖眼。”也如歌手樸樹《平凡之路》中的幾句歌詞:“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我曾經擁有著的一切,轉眼都飄散如煙,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覺得它們正好是我讀過定旺先生的《虛掩的門》之后的感覺。

  說到小說的技巧,我一向是反對在技巧與結構上故弄玄虛的。生活中精彩的人物與故事常常是隨意與偶然的,我們無法安排。即便是十分理性的人們也未必有能力安排好自己的故事情節,既然如此,小說的敘事就不必在技巧上弄巧成拙。因為不當的技巧會適得其反,敗壞讀者的閱讀興致,而高超的技巧則是無形無跡,云淡風輕,水流花開,妙造自然的。彭定旺先生的小說,敘事自然,結構精致。《皮子》《虛掩的門》等篇可以說是典型的現實主義的結構方法;《油菜花黃》《黃昏里的緒紅姐》等篇運用了多頭敘事、雙線結構和意識流等現代主義的文學敘事;《兄弟》《斷耳之謎》等篇則運用了解構主義的表現技巧。在他的小說文本中,我們看不到技巧的痕跡,有的只是一種高妙的融合,一種自然的鋪陳。由此可以看出,彭定旺對小說結構方法和敘事技巧的駕輕就熟。

  彭定旺先生的小說語言是很純熟的,或雅或俗,有密度有力度,好像隨著小說情節的發展而滾動,給人的感覺好似故事情節推動了語言的潮水涌來。有時候給人的感覺又好像是語言的力量裹挾人物在情節里狂奔,人物在故事里被語言追趕。《春天的走廊》《油菜花黃》等一些篇章就有這效果。《陳抱帖》《文友張三》《老鼠藥》的語言又是別樣的風格,古雅從容,是跟著人物的迂訥走的。我的印象,定旺兄的性情是不緊不慢,穩重而從容的,他駕馭語言的力度和速度出乎意料。一個成熟小說家必然會有駕馭語言的高超本領。

  讀《虛掩的門》的時候,我總是想起莫言的小說,用冷峻的語言將他的山東高密鄉混亂嘈雜的生活和故事描寫得令人頭皮發麻,惡心嘔吐,痛苦憤恨,可憐同情……等等,總之是五味雜陳。他的小說藝術給人的震撼是全方位的多種多樣的。莫言說他要在小說中表現出他的悲憫情懷而且是一種大悲憫情懷,對好人壞人都要有悲憫和同情。定旺兄的小說跟莫言有同工異曲之妙,他對人物和生活的情懷有悲憫有欣賞有超越,也是全方位多種多樣的。

  這是我讀過《虛掩的門》之后的印象與感覺,有些唐突,但愿不至于埋汰了小說本身的光芒。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北京pk10必赢技巧